fbpx

COVID-19 武漢肺炎(新冠肺炎)病毒會不會透過眼睛傳染?

COVID-19眼睛傳染

COVID-19 武漢病毒(新冠肺炎)是否會從眼部組織傳染或是眼部組織液傳染一直眾說紛紜,越來越多的研究探討這個領域,帶大家來看看最近的兩個研究。

第一個是新加坡病人的研究,先講研究結論,從17個病人身上從有症狀開始的第3天到第20天蒐集了64個淚水樣本,沒有培養出病毒, RT-PCR 也偵測不出來。代表這個病毒經由眼睛傳染的機會較低。

有假說認為病毒可以從上呼吸道藉由鼻淚管跑到眼睛。因此眼部組織可能成為一個可能的傳染源,為了釐清這件事情,所以做了這個研究。淚液是由資深眼科醫師使用淚液試紙採檢,並放入病毒傳送培養基。患者也會被評估是否有肺炎的眼部症狀:紅眼、流淚、視力模糊、分泌物。這17個患者沒有一個有上述的眼部症狀。但有一位結膜充血及水腫。有14位有上呼吸道症狀像是咳嗽、流鼻水及喉嚨痛。在發病的第一週、第二週及第三週分別取得了12、28及24個樣本,而這總共64個樣本都沒有測出有病毒。

這是第一個比較病毒在淚液及鼻咽拭子的散播狀況的研究。之前有另一篇研究發現用淚液去測 RT-PCR 是陽性,但是沒有成功培養出病毒。

在本研究,在疾病的整個過程都沒有病毒從淚液散播的情況,而從鼻咽拭子分離出來的病毒量在發病的第二週有大幅變多,意思就是說鼻咽可以找到病毒,但是淚液沒有找到病毒。即便是有上呼吸道症狀的病人也沒有從淚液分離出病毒,代表著病毒會從鼻咽經過鼻淚管到眼睛的假說可能不正確。最重要的是,只有一個有眼部症狀的病人,而且這個病人的淚液沒有分離出病毒。這代表著不管在何種階段,病毒藉由淚液傳播的可能性是低的

這個研究有幾個不足的地方。

第一 樣本化驗不是經由統一的實驗室化驗,有可能造成誤差。

第二 只有淚液被化驗,結膜組織並沒有被取組織化驗。但因為病人得病都已經心裡壓力夠大了,結膜組織就沒有被採樣化驗。淚液裡面沒有病毒,但結膜組織可能有病毒。在結膜被感染的時候,結膜的細胞會死掉,這會造成細胞裡面的病毒被釋放出來到淚液中,如果是這樣,理論上也會被 RT-PCR 偵測出來。

第三 樣本數不夠

第四 病人通常在症狀出現後幾天才就醫,就醫之後才會採檢淚液,有可能在尚未就醫這幾天病毒會藉由淚液釋出。

最後 只有一個病人有眼部症狀,樣本數不夠多。事實上,在另外一個研究人數有1099人的報導裡,只有0.8%的人有結膜紅腫的症狀。

病毒被認為是藉由 ACE2 接受體來感染細胞,因此需要更多的研究來確認角膜及結膜細胞有無 ACE2,且需要蒐集更多具有眼部症狀的病人。最後,能夠蒐集血液樣本和淚液樣本一起作病毒量的比較會更好。

另外一個研究,是在中國湖北某醫院,2020二月9日到15日收案,38位臨床診斷為 COVID-19  武漢費炎(新冠肺炎)的病人。紀錄了眼部的症狀,還有從鼻咽拭子及結膜拭子取得的RT-PCR結果進行分析。28位的鼻咽拭子取樣是陽性,其中只有2位的結膜拭子取樣是陽性。12位(32%)有眼部表現,像是結膜充血、結膜水腫、溢淚及分泌物。有眼部症狀的人幾乎(92%)都有鼻咽拭子取樣陽性,其中有6位是病危狀態。

分析發現有眼部症狀的人有比較多的白血球、前降鈣素及 CRP ,這些都是代表著發炎反應較厲害。其中有一位的初始表現症狀是流淚。

這研究不足的地方是樣本數少,且缺乏詳細的眼科檢查去排除病人可能本身就有的眼疾,另外結膜拭子取樣只有一次可能會有遺漏。結膜水腫可能是因為治療輸液體內水腫造成的。

本研究發現臨床診斷為 COVID-19 武漢肺炎的病人,32% 有眼部表現,5% 的結膜拭子是 RT-PCR 陽性
以上兩個研究雖然樣本數都較少,但是多少可以讓我們一窺武漢病毒在眼部造成的症狀。期待有更多更詳細的研究。除了勤洗手,戴口罩及不觸摸臉部之外,需不需要戴護目鏡呢?
在大部分的情況之下是不必的,除非您的臉部會跟陌生人臉部有非常近距離的接觸,且不能排除對方會有咳嗽、噴嚏的可能。因此像是搭乘較為擁擠的大眾交通工具是可以考慮使用護目鏡的。配戴護目鏡另有一個小優點,可以防止手下意識的摸臉這個動作。

和欣視光眼科診所院長  林于皓醫師